「每個人總有這樣的時候:最想流淚的事發生時,死撐著不肯落一滴眼淚。最想挽留的人離開時,咬緊了牙不肯說一句挽留。心裏無數次叫嚷著想投降,臉上卻佯裝出一副毫不在乎。那一刻覺得自己好堅強,青春就在疼痛的堅強中一天天消耗光。過後才懂,因為軟弱,所以逞強。總把自尊看得比命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