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在深夜痛苦過的人,不足以談人生。
沒有先認識到軟弱的人,不足以談堅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