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不耽誤別人沒耽誤自己,任何一種生活方式都不應該被無端指責。一個人所謂的標籤,都是別人給的,沒有必要太過在意。就算一個人生活,也能有自己能去的地方。等的人來自然最好,不來也不會著急。獨處不是一件難熬的事,而是一種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