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別人的時候,倒是永遠心思透徹,看淡紅塵,拿得起放得下。承擔他人的痛苦的時候,我們都分外堅強。人好像都是這樣:處理別人的事情總是大刀闊斧,一把抓住主要問題,輪到自己卻沉浸在細枝末節不肯放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