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本身就已經很清楚,無須再解釋;只有謊言才拚命鼓吹,惟恐別人不相信。——霍達《穆斯林的葬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