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似二十歲的年紀,不是自大便是自卑,面對展現在這一個階段的人與事,新鮮中透著摸不著邊際的迷茫和膽怯。畢竟,是太看重自己的那份「是否被認同」才產生的心態,回想起來,亦是可憐又可憫的。—— 三毛《你是我不及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