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時間的沉澱,每個人的人生里都有一兩個這樣的朋友,在外人面前是「死鐵」,但彼此說起話來從不會考慮對方的任何感受。這個人做什麼我們都能理解,因為見過他們最好,也見過他們最差,知道他們配得上更好,也無所謂他們是否過得更差。——劉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