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喧囂,生活匆碌,讀書越來越成為一種避讓熱鬧、自我沉靜的心靈瑜伽,一種栽培、打理精神花園的農耕行為,一種不迷失、不盲從的對人生坐標和方位的踏勘探尋,一種體察自己、心疼自己的犒賞。每讀,未必每悅,但每次能有心境打開一本書,走進書里的世界,你就是在期待遇見一個更好的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