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某些事我不再有耐性,不是因為我變得驕傲,只是我的生命到了一個階段,我不想再浪費時間在一些讓我感到不愉快或是傷害我的事情上。對於憤世嫉俗,過度批判,與任何形式的要求,我沒有耐性。我不願去取悅不喜歡我的人,或去愛不愛我的人,或對那些不想對我微笑的人去微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