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有意和過去拉開距離,和一件值得記憶的往事拉開距離時,它唯一意味的,就是我們自己的改變。我們從來就不能告別往事,我們只能告別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