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回首間,才忽然發現,原來我一生的種種努力,一直在為了周遭的人對我滿意而已。為了博得他人的稱許與微笑,我戰戰兢兢地將自己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走到中途才忽然發現,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一副沒有靈魂的肉身,和一條不能回頭的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