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越多,理應越寬容,越仁愛。有的人卻是讀書越多,讀出了滿身的酸腐和自恃清高的狹隘。書沒有錯,是人看待錯了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