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就像創可貼,雖然掩飾住了傷口,但是疼痛依然。我是一個經常笑的人,但不是一個經常開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