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后,很多同學此生只會再見兩次,他結婚和你結婚。我想了想身邊的人,完全想不出這群一天到晚對著路人叫美女的神經病會長大會成熟會西裝革履娶妻生子,也不知道我會以怎麼樣的語氣說新婚快樂,只願記憶里的你們都是最好的模樣。原來青春真的是一本太倉促的書,來不及翻就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