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像不停再用的鉛筆,開始很尖,但慢慢的就磨的圓滑了。不過,太過圓滑了,就差不多又該挨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