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是為了讀書而讀書,而是在書中讀自己,在書中發現自己,或檢查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