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在意的人對我忽冷忽熱,而我又為此感到了患得患失,那麼我便會選擇不辭而別,因為我沒那麼多耐心去品嘗患得患失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