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理解的知己是:一個能聽懂你沉默的人,對話題有爭論卻不爭吵,對玩笑有分寸且能體諒,並且大部分時間你們倆都在講些無邊無際的廢話,樂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