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所謂命運這個東西,一切無非是考驗、懲罰或補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