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後,當有人稱讚你為人精明謹慎,講話做事滴水不漏,你都在心裏苦笑著感激上蒼,感激那些給你上過一堂又一堂課的涼薄的人們,其實並不是這個世界變得醜陋,世界原本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