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麼別人給你一個耳光,要麼你給自己一個耳光,夜晚咬牙切齒輾轉反側,白天若無其事繼續上路。生活的樣子常常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