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控制生活,比怎樣展露才華更重要。誰沒有疤,在臉上或心頭,都得處置泰然。訴不完的衷情也不必再提。碰到委屈,在喧嘩中輕描淡寫說:怪我好啦。向圍觀者拋個媚眼轉身離去,拿我怎樣?太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