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已經把你藏好了, 藏在那樣深,那樣冷的,昔日的心底, 我以為,只要絕口不提,只要讓日子繼續地過去, 你就終於,終於會變成一個古老的秘密。 可是,不眠的夜,仍然太長, 而,早生的白髮,又泄露了,我的悲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