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一個人又何必去揭穿;討厭一個人又何必去翻臉。活著,總有看不慣的人,就如別人看不慣我們。有時候,生活就是要逼自己變得逆來順受,寵辱不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