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時候,無論多大點煩惱都想找人傾訴,現在遇見的事和困難多了,卻很少想要去傾訴了。我們想要和別人保持一段優雅的距離,首先要學會自我消化痛苦的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