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就好像埋在地下的酒 總是要經過很久 離開之後 才能被人知道 剩下飲酒的人 只能寂寞獨飲至天明 最遙遠的距離是人還在 情還在 回去的路已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