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在意的人對我忽冷忽熱,而我又為此感到了患得患失,那麼我便會選擇不辭而別,因為我沒那麼多耐心去品嘗患得患失的感覺。這個世界上有太多我們無能為力的事情,回不去的過去,無法預計的未來,以及那些再也不可能見到的人。某些人,只想念,不聯繫;只關注,不打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