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別人頭頭是道,卻在深夜獨自抱枕痛苦。人都這樣,道理總是能說服別人卻說服不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