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讓我們晚點在一起,不需要晚多久,就再過那麼幾年,那時我們有穩定的收入,靠譜的工作,所有的一切步入正軌。我不再是青澀的毛頭小伙,而是成熟男人,你不再是追夢的漂浮女生,而是只尋求安穩生活的女人。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你會否再回到我身邊,做我們未做完的事情而非一切都被取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