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東西,並不是,越濃越好,要恰到好處。深深的話,我們淺淺地說,長長的路,我們慢慢地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