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不必合理化自己的過錯,竭力把自己偽裝成完美的人,其實是對自己的不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