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處於尷尬的年齡:想要依賴自己,卻發現自己還靠不住;安慰自己還小,卻發現身邊的朋友已經風生水起。想要依靠自己生活,卻發現生活遠比我們想象的困難;想要在黃金年代里做我們自己,卻發現最難的就是做自己。然而一切還是會過去,那個曾經好幾次覺得自己就要這麼倒下的你終究會走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