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結局都已寫好,所有的淚水也都已啟程,卻忽然忘了是怎麽樣的一個開始。無論我如何地去追索,年輕的你只如雲影掠過,而你微笑的面容極淺極淡,逐漸隱沒在日落後的群嵐。遂翻開那發黃的扉頁,命運將它裝訂得極為拙劣,含著淚我一讀再讀,卻不得不承認,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