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一個人又何必去揭穿;討厭一個人又何必去翻臉。活著,總有看不慣的人,就如別人看不慣我們。人的成熟不是年齡,而是懂得了放棄,學會了圓融,知道了不爭。有些苦衷不言痛,不是沒感覺,而是知道說與不說都一樣;那些暗傷,不是不在乎,而是懂得了慢慢修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