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去哪裡,不去哪裡,做什麼,不做什麼,都有他足夠的理由。理解,並且陪他走上一程,足夠。你不是任何人的神,你干預不了一顆心如何安放,如何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