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有一天,我碰巧有了一種無憂無慮的生活,我知道我會懷戀眼下這種飄搖不定的生活。在各種各樣的生活中,都有各自特別的品質和特別的愉悅,一旦我們走向另一種生活,哪怕是走向更好的一種,那特別的愉悅就會泯滅,特別的品質就會枯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