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成長是戴上很多面具,逐漸變得麻木。於是我踏過河流,走過橋樑,看過天亮,遇到很多人,始終沒學會。我們會或多或少的,學會說話和隱藏,但有時我還是不想敷衍。日落時懶得隱藏情緒,聚會時懶得掩飾逗逼,聽歌時就跟節奏搖擺。不是交際不重要,而是要跟那些讓自己像自己的人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