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和痛苦來自另一個地方,並非一切都像人們以為的那樣,人們沒有把自己哭進痛苦中,也沒有把自己笑進歡樂中,你所看見和感受到的,你所喜愛和理解的,全是你正穿越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