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生活是在撕裂的內部出現的。它就是這種撕裂本身。是公平的瘋狂,是適度的筋疲力盡的不妥協。——加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