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一定的年齡,你就慢慢懂得了一些殘酷。當你有心事,卻找不到一隻聆聽的耳朵,就知道自己已被迫進入了成人社會。快樂可以拿出來晒晒,卻把悲傷留給自己。這是成人禮的訓條。還是懷念那時的我們,兩小無嫌猜。後來,歲月騙走了天真,名利打敗了無邪。純真年代再難來。——蘇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