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認為麻木、僵化、世故是成熟,真正的成熟應該具有生長能力,因而在本質上始終是包含著童心的。一個人在精神上足夠成熟,能夠正視和承受人生的苦難,同時心靈依然單純,對世界仍然懷著兒童般的興緻,他就是一個智慧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