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是很難的事情,也是幾乎不可能實現的事情,沒有人可以跨過自身的立場和他對世界的認知去理解你,當你明白這一點,很多時候就不會那麼憤怒了。快樂是不容易的,但不憤怒是可以儘力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