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你夠豁達,你就應該了悟,人與人間只能在笑語喧騰的時候,顯得親熱,或在一方可以施捨善意,博得慷慨之名的時候,顯得仁慈,舍此而外,沒有誰真正會分擔上你心靈上的寂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