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去相信一個人,非常想。可是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忙著生,忙著死,所有人都是如此窘迫的姿態。令我不忍心再向別人索求關懷。如果我們想不對人事失望,惟一的方法就是不要對它給予任何希望。這不是絕望,這是生存下去的惟一途徑,亦是獲取幸福感的前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