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磨平衝動或忍受煎熬時,要喝很多的酒,要熬很多的夜,要聽很多的歌,要走很多的路,然後再睡很多的覺,那種用力把自己睡暈了的覺,然後再起床,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像個很成熟的人一樣掩蓋所有情緒好好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