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也就不愛說話了,只是越發喜歡把事情放在心裡慢慢發酵,想著總會熬過去的,所有偏執的魯莽都成了獨家武器,再熱烈的人情與世事都難以感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