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到這麼大,我說不出來我最愛的一部電影,說不出來我最愛的一首歌,說不出來我最愛的一個人。時常覺得人生其實沒那麼有趣,偶爾也會質疑活著的意義,所有來自於書上和別人口中的意義都不曾說服過我。但今天突然覺得,大概人生最大的意義就是用餘生去找到那些最愛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