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剛離開時,你無時不刻告訴自己,生活要繼續,淡忘他們。然後你發現根本無法淡忘,不禁悲傷。幾年後,你發現竟然真的淡忘了,不禁更悲傷。—— 韓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