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沒有什麼感同身受,你覺得自己的心肝都被撕得血淋淋的,腸子都被絞斷了。其實別人一丁點兒都體會不到,別人看你表情恐怖,同情一會兒,接著該舒服還得舒服,該高興還得高興,因為你是你,我是我,他是他。我們的心,我們的肉長在各人自己身上,酸甜苦辣,自己嘗的味道只有自己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