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以前到現在,我都很羡慕、敬佩那些會交際、會應酬的人,一直學不會或不自在,常讓自己很自責。現在想想,好像這樣也還不壞,至少比在人群散盡、燈光黯淡、杯盤狼藉的時刻,發現現場只剩一個疲憊、孤單、空虛的自己好多了。────吳念真 ​